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磨铁中文网 > 武侠 > 摩天尊 > 第二十七章 潜入者

摩天尊 第二十七章 潜入者

作者:夜卷珠帘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19-10-13 09:28:09 来源:起点中文网

他们俩人潜入漠北营地,漠北不像想象中那样管理深严,仿佛管理的人躲起来似的,他们原先还担心怎么躲过防守,他们很轻易地跃上城楼。

他们走入那间很隐秘的屋子,有人在说着话,烛火通明,晃动着两个影子,一个人身形魁梧,另一个人身形中等。

魁梧那人就是漠北王,身形中等就是骆奇,他们说话声音很轻,不过对向远山他们来说听的真真切切。

漠北王道:“骆奇,听说朝廷派人去麦子营驻扎了。“

骆奇道:“王,那个少年可是咱们的老朋友了。“

漠北王很好奇地说:“是吗?有这事。“

骆奇道:“王,你还记得那个奴隶吗?“

漠北王道:“奴隶?“

骆奇道:“带领奴隶叛乱的师徒俩。“

漠北王沉吟道:“是他?那真是冤家路窄。“

骆奇道:“看样子朝廷瞅准时机要剿灭我们。“

漠北王道:“要不然先把那小子给灭了,省得碍手碍脚。“

骆奇道:“王,眼下的沈朝奉可不是以前的奴隶,今非昔比了,咱们不能贸然行动。“

漠北王道:“他不过一个毛头小子,能经起什么风浪。“

骆奇道:“王,大意失荆州,凡事咱们还得多加小心。“

漠北王道:“哼,算那小子走运,我逮住他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向远山对白铮道:“咱们再去其他地方看看。“

他刚说完有人亮出剑在向远山脖子道:“哪里来的奸细,还不乖乖投降。“

听到动静屋内的漠北王和骆奇都出来了,又有漠北的精兵来围住了,向远山抿嘴一笑道:“小伙子,看来咱们有场恶战了。“

剑架在向远山脖子那人说道:“哼,你这人口气不小,至今还没人从我雷萨手中逃脱。“

向远山扭头看了雷萨一眼道:“原来你是雷萨,漠北的第一剑客,今个真是难得。“

雷萨哼了一声道:“你死到临头还想套近乎,我让你祭剑。“

向远山笑道:“想让我祭剑那得看你有没有本事了。“

向远山把背上的黑布一抽,露出龙头木棒,雷萨吃了一惊,那人说话口气挺大,想来不是随口说说,还有些真本事,雷萨道:“都别插手我来会会他。“

雷萨的剑法出神入化,仿佛刮着一阵狂风,向远山刚夸下海口,额头冒着冷汗,万一输了很丢面子,特别会让那个白铮取笑,这个雷萨可不是一两招就能打发的主,雷萨的绝招只在擒拿对方没有伤及性命,向远山也只想脱身不跟雷萨动真格的,雷萨摸着额头上的汗道:'“你的武功不赖。“

向远山笑道:“你这第一剑客的名号不假。“

白铮替向远山捏了一把汗,雷萨的气势不小,白铮只知道向远山有些武艺,没想到能超出这个境界。雷萨道:“我今个一定要抓着你。“

向远山道:“那得看你本事了。“

雷萨想抓着他没那么容易,因为他占不到半点便宜,柏苒看到他们难分高下,从墙头扒下一块砖头,使出内力丢去,向远山腿上挨了一下,向远山哎呀一声,腿有些发麻,白铮大惊失色,雷萨急忙把剑收回。

雷萨看了眼屋檐好像有影子,他喊了声:“追。“

柏苒急忙抽身离开,那些士兵出去追了一番又回来了,雷萨用剑指着向远山胸口道:“来人,把他们抓起来。“

向远山努着嘴道:“哼,要不是我遭人暗算,怎会轻易被你们抓住。“

向远山说这话属实,雷萨也不好意思接话,向远山和白铮被关押起来。漠北王道:“雷萨,这俩人有没有可能是奸细,你看出他们武功路数吗?“

雷萨道:“依我看来这俩人不像是奸细,不过误闯误撞罢了。“

漠北王道:“为何这么认为?“

雷萨道:“他们一心要走,听他们的好像来找人。“

漠北王道:“要不然把他们杀了,以防万一。“

骆奇道:“这样不妥。“

漠北王道:“那里不妥?“

骆奇道:“咱们不动声色狐狸的尾巴才会l

出来。“

漠北王很无奈道:“好吧!都听你的。“

向远山和白铮被关押起来,白铮笑道:“你不说多有本事吗?还不是被人抓了。“

白铮不提还好一说向远山火冒三丈,他骂道:“你给老子闭嘴。“

白铮双手插腰道:“闭嘴就闭嘴,哼,输了脾气还挺大。“

向远山恼怒道:“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老子遭人暗算,要不然他怎么能抓着我。“

白铮道:“输就输了,还那么多理由。“

向远山脸色铁青,用手指着他说不出话,牢里有人翻了个身不悦道:“吵嚷什么,还让不让人睡觉。“

l

向远山正想发作,他喊道:“说什么?混账。“

白铮拦着他说道:“好了,你少说两句人家又没说错。“

向远山怒道:“你小子居然联合别人数落我,岂有此理。“

那个翻身的老头道:“你们也得罪了漠蛮夷。“

白铮道:“恩,老先生您犯什么事了。“

老头道:“我烧毁了漠北的粮食。“

白铮张大嘴巴道:“那你胆子不小啊!“

向远山泯然一笑道:“年轻人这个老头吹牛的话你都信,你太天真了。“

老头怒道:“我老头子这把年纪了,还能骗你们不成。“

白铮道:“如果真像老先生您说的那样,您可是英雄所为。“

老先生道:“我这岁数了,还当什么英雄。“

向远山呼呼大睡,白铮知道他在装睡,哪有睡觉的人呼吸还那么平稳的。

除了老头就剩下一个年轻人,那么大的牢房里就关押了四个人,年轻人很沉默,很多人都觉得他睡着了,白铮看他的时候竖起耳朵仿佛在偷听的样子,他察觉到白铮看他,他慌忙回过头去,他扣着手指掩饰内心的紧张和不安。

牢里怎么也不如客栈舒坦,那床板很硬搁着背部,一晚上翻来覆去,睡不踏实。

老头和向远山呼呼大睡,那呼噜声更加吵得人无法睡,白铮睡不着心情烦躁,他恨不得捏住向远山的鼻子。

白铮看那少年嘴里叼着一根稻草,眼神飘忽着,好像怀着心事似的,白铮轻喊了一声道:“嘿,兄弟,你也睡不着吗?“

少年愣了愣看他一眼,眼神迷离说道:“你跟我说话吗?“

白铮苦笑不得道:“当然是跟你说话啊!眼下只有咱们俩人还醒着。“

少年冷淡地奥了一声,白铮觉得很扫兴,不过他没放弃继续说道:“你这人真没意思,反正睡不着,不如喝我聊天。“

少年道:“心情不好,聊什么呢?“

白铮道:“心情不好才需要聊天,聊着聊着心情不就好了吗?“

少年微抬起头他仿佛被白铮说通了,他似信非信看着白铮道:“你说的好像是那么回事,有些道理。“

白铮道:“我好歹比你年长几岁,阅历和经验比你多些也是在所难免的。“

少年不服气地哼了一声道:“有什么了不起的。“

白铮道:“你是因为什么?“

少年道:“你管得着。“

白铮道:“刚才还说的好好的,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比女人还……“

白铮还好收得及时否则肯定会因此大打出手,少年吞吞吐吐道:“我……我因为喜欢上一个姑娘……“

白铮捧腹大笑,少年皱眉道:“你笑什么?有那么好笑吗?“

白铮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有什么错,这还犯法了吗?“

白铮看着那少年脸色由白变红很害羞的样子,少年道:“那是因为……“

白铮道:“因为什么呀!听你讲话着急死人了,你不能快点说吗?“

老头闭着眼睛说道:“我替他说了吧!你说的那些说的普通老百姓当然可以。“

白铮道:“难道他们不普通吗?“

老头道:“当然不一样,他喜欢那人可是漠北王的妹妹。“

白铮惊叫一声道:“啊!原来是这回事。”

老头道:“这事非同小可,漠北王好面子之人,这不丢了他脸面,能关押到这会算这小子运气好,过不了多久得掉脑袋了。“

少年道:“哼,那又怎样,人生短短几年光景不闯一闯那多可惜。'“

向远山伸伸懒腰道:“小伙子不怕死,有骨气。”

白铮道:“漠北王为何要阻止你们。”

少年道:“这你就不懂了,从她出生那刻起,不属于自己。“

少年哽咽了一下继续说道:“她们往往成为政治的牺牲品嫁给自个的敌人,维持短暂的和平。”

白铮道:“难道……她要被嫁人……”

少年答道:“没错,嫁给你们中原的圣上。”

白铮啊了一声,摇晃了下脑袋表示不相信,他道:“我们怎么没听说。”

少年道:“本来也是最近决定的,再说普通老百姓又怎会知道国家大事。“

大公主乐瑶郁郁寡欢,他得知少年被关押后好几天没吃饭了,锦儿送饭过来,小心翼翼说道:“大公主,该吃饭了。”

乐瑶正在气头上,勃然大怒道:“我不吃,你给我滚出去。”

锦儿道:“大公主,王吩咐我……”

乐瑶奈何不了漠北王,索性把气撒在锦儿头上,他抡起巴掌打在锦儿脸上,锦儿不敢哭眼泪哗哗地流下来,乐瑶呵斥道:“你这个该死的丫头,你拿王来压我是吗?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锦儿畏畏缩缩道:“我……”

乐瑶道:“给我滚……”

锦儿骂也骂不走,锦儿打翻那些饭菜,“锦儿,你先出去吧!”漠北王高大的身躯想进入闺房还得弯下身子,锦儿道:“王,那奴婢先下去了。”

漠北王道:“去账房支些银子,买点补品。”

锦儿捂着脸欠身道:“奴婢,多谢王。”

漠北王看洒落一地的饭菜命人收拾一下,乐瑶背对着漠北王视而不见,漠北王手支在桌上背向后倚靠着,他用粗犷的声音说道:“你有气冲我来,跟个丫鬟发什么火。”

乐瑶道:“以后别让他们送饭了,我没胃口。”

漠北王道:“你想绝食吗?”

乐瑶道:“活着没意思还不如死了。”

漠北王劝道:“你又何必呢?难道为了那个小子。”

乐瑶道:“别'总是那个小子那么叫着,他有名字他叫宣纪。”

漠北王道:“他叫什么,我不感兴趣,你最好忘掉那小子,因为用不了多久,他将不在这个世上。”

乐瑶面红耳赤道:“你想做些什么?我告诉你,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想活了。“

漠北王雷霆大怒道:“你别威胁我,我可不受别人威胁。”

乐瑶指着他道:“我什么都依你去,这婚姻大事你不能让我做一次主吗?”

漠北王道:“什么都可依你,唯独这事不可。”

乐瑶愤然道:“为什么?”

漠北王道:“漠北的子女生来没得选择,你和我都逃脱不了。”

乐瑶道:“如果这样的话,我宁愿是普通人。”

漠北王道:“可是你没得选择。”

乐瑶道:“能不能放了宣纪算我求你了。”

漠北王道:“等你想通了来找我。”

漠北王满脸怒气不用说都知道他发火了,二夫人道:“王,您是怎么了?那么大火气。”

漠北王拍着桌子道:“还不是乐瑶?”

二夫人道:“大姑子?她怎么了?”

漠北王道:“为一个小子寻死觅活的,我原本打算让她去中原和亲。”

二夫人抿嘴一笑道:“原来是这件事。”

漠北王道:“我脑袋都大了,你还笑?”

二夫人道:“王,这事交给我办,我保准水到渠成。”

漠北王梦里懵懂道:“你有把握?你可别说大话。”

二夫人道:“你个大男人又怎懂我们女人心思,这事还得我们来。”

漠北王道:“看你说的那么认真的样子,那暂且让你去试一试。”

二夫人手搂着漠北王的脖子道:“咱们可说好了,事成之后你得答应我个条件。”

漠北王满口答道:“行,你要什么尽管开口,本王连眼都不会眨一下。”

乐瑶在闺房里用手帕擦着眼泪,“大姑子,你在哭吗?莫非丢了什么首饰。”

那是二夫人的声音,乐瑶跟二夫人关系密切,他擦了擦眼泪哭笑一声道:“嫂子,你又何必装模作样,相必大哥都跟你说了,您是来当说客的吗?”

二夫人撩了撩头发道:“你这可是是冤枉我了,我来了想安慰大姑子几句。”

乐瑶道:“我很好不需要安慰。”

二夫人道:“大王脾气火爆你不要见怪。”

乐瑶道:“兄妹之间不记仇,我不会怪他。”

二夫人道:“年轻人冲动考虑不周全,凡事三思而后行。“

乐瑶道:'“我想的很清楚了,不劳嫂子费心了。”

乐瑶一句话顶得二夫人一口气上不来,她本以为打感情牌能让乐瑶沉沦,想来自个太天真了,他觉得再待着只会更加难堪,她起身说道:“大姑子,阿四还要学习,我先走一步。”

乐瑶道:“那我就不送你了。”

二夫人出去后碰到了抹着眼泪的锦儿,她看到有人急忙躲藏,二夫人道:'“躲什么?给我出来。”

锦儿从柱子后头探出脑袋道:“二夫人。“

二夫人用手指戳着她脑袋骂道:“死丫头,见了本夫人不请安,还躲了起来。”

锦儿跪地磕头道:“夫人饶命呀!只是我这副样子怕惊扰了夫人。”

二夫人用手指戳着她的下把道:“抬起头来。”

锦儿抬头看着二夫人,她见锦儿脸上有个鲜红的巴掌印,二夫人心下想着:“那丫头平时挺文静,想不到下手那么狠。”

二夫人用手摸了摸锦儿脸颊,锦儿缩了缩脑袋呀了一声,二夫人道:“很疼吧!”

锦儿咬着牙道:“不疼。”

二夫人从怀里掏出一个药膏塞入她手上道:“这是上好的膏药,早晚敷一次很快伤会褪去。”

锦儿身子匍匐向前道:“奴婢多谢二夫人。”

二夫人扶起锦儿,掀开挡着她眼睛的前帘道:“可怜的孩子。”

二夫人又伸手摸了摸锦儿的袖子,袖子很单薄又漏风,她道:“明个让管事给你做身厚实的衣服。”

锦儿眼角噙着泪水,她感动的热泪盈眶,她在大夫人那里都没享受过这样的待遇,可以说二夫人打了一手好牌,锦儿对她感恩戴德。

二夫人这一招很狠,她仿佛在大夫人身边安插了个间谍,而大夫人浑然不知,二夫人嘴里嘀咕着:“大夫人,你怎么跟我斗。”

二夫人回到她的别院时,翠儿正教四公子念书的,四公子在翠儿跟前装的很听话的样子,二夫人咳嗽一声翠儿立在一旁,二夫人道:“来人,把四公子带出去玩。”

婢女进屋把四公子带走,他恋恋不舍看了翠儿一眼,二夫人额头冒着冷汗天色炎热,翠儿双膝向前跪着拿着蒲扇扇着。

二夫人道:“这阵子多亏了你,骆奇先生都说四公子有长见。”

翠儿道:“二夫人,这都是奴婢该做的。”

二夫人道:“本夫人也不是没良心的人,你对本夫人尽心尽力,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翠儿道:“翠儿不求赏赐,只求一辈子伺候夫人。”

二夫人道:“还是你丫头嘴甜,我知道你说的不是真心话,不过我喜欢听。”

翠儿辩解道:“夫人……我是真心的……”

二夫人打断她的话道:“你这丫头什么事能瞒得了我,你对那个小奴隶心思别人看不出来,我还看不出来吗?”

翠儿羞涩地低着头道:“二夫人,哪有这样的事。”

二夫人道:“看你都脸红了。”

翠儿摸着脸心扑通跳着,她生气地说道:“他自从走了后音讯全无,谁知道是死是活。”

二夫人道:“他活的好好的。”

翠儿愣了愣道:“二夫人,你说什么?”

二夫人觉得一时嘴快险些说漏嘴,她急忙改正道:“我想他肯定活的好好的。”

翠儿道:“但愿如此吧!那么没良心的人死了算了。”

二夫人取笑她道:“真那样的话,你不知得流多少眼泪了。”

翠儿撅着嘴道:“我才不会为他流泪呢?”

二夫人道:“你呀!你跟我都不说实话了。”

翠儿慌忙道:“翠儿不敢!”

二夫人道:“好了,我不难为你了,不过跟你开个玩笑而已。”

二夫人不死心,她跟漠北王夸下海口了又岂能食言,那样的话彻底在漠北王那里没了信誉。

二夫人联系了管监狱的监狱官连艺,有人通知他说二夫人要见他,连艺愣了愣,他心里想着:“二夫人要见我?这真是怪事?她找我能做什么?”

二夫人准备了酒宴,连艺见了二夫人毕恭毕敬道:“夫人,您叫我。”

二夫人道:“监狱长,别客气,坐吧!”

连艺道:“属下不敢。”

二夫人笑道:“监狱长,如果你不坐的话,那可是对我不敬。“

连艺抱拳道:“属下遵命。”

二夫人起身给连池倒酒,连艺连忙起身道:“二夫人,属下……”

二夫人道:“监狱长,今天就咱们俩人不必拘束。”

连艺道:“二夫人,你找我有事?”

二夫人道:“听说牢里关押一个叫宣纪的人。”

连艺道:“是有那么个人,还是王特别交代看管,不能有任何闪失。“

二夫人道:“能把我带出来吗?我想跟她谈谈。”

连艺一口回绝道:“夫人,这恐怕不行,没有王的命令,属下不敢擅自做主,除非接到王的手瑜。”

二夫人皱眉头道:“王整日公务繁忙,难道连这点小事都要烦他,你们做属下的一点都不为他考虑。”

连艺见二夫人怒了,微抬起头道:“夫人,您作为王的贤内助,最应该替王把持章法,否则被别人挟以口舌,造谣是非。”

二夫人勃然大怒道:“混账,你这是教训我吗?造反了,连一个,小小的狱卒头子都对本夫人指指点点。”

连艺叩头道:“希望夫人您三思,您的一言一行关乎着颜面。”

二夫人拂袖怒道:“知道了,听闹了你那些碎碎念,难怪你一辈子爬不上去,只能原地踏步。”

连艺可不是靠溜须拍马爬上这个位置的,他秉着秉公执法得到漠北王的赏识,他执法的时候铁面无私,如同地狱里的判官,漠北王看到他都头疼,他的眼中除了律法没有王权,得罪人不少,监狱长是他最高的职位,即使漠北王想调派他很多人极力反对。

二夫人完全可以去找漠北王要一道手瑜,她无非要展示下自个的威严跨过那道程序,没想到遇到阻挠,还遭到别人训斥,她心里暗骂道:“不知死活的东西,连王都没责备过我,早晚有天要你跪着求我。”

她跟漠北王说完这事后,漠北王笑个不停,二夫人本来很生气见漠北王取笑她更加恼火了,她道:“你还笑?我都快气死了。”

漠北王道:“你又不是知道连艺的脾气,他就是个刺猬你偏偏要去触碰,这会好了碰了一鼻子灰。”

二夫人道:“我从没见过这样不讲情面的人。”

漠北王道:“可是我需要这样的人,这样才能维持好秩序。”

二夫人抓着漠北王的臂膀撒娇道:“王,我不管,你得替我讨回公道。”

漠北王瞪大眼珠子道:'“夫人,你别闹了,连艺又没做错,我不能卫了替你出气,随便找个借口惩罚他。”

二夫人手叉腰撅着嘴道:“哼,我咽不下这口气。“

漠北王规劝道:'“夫人,我好歹是漠北的王,岂会因为一个妃子的话去谋害自己的大臣,那跟南疆的前任暴君有何分别,他们比我们强,比我们发展早,可他们不得人心,不得民意,他们迟早会灭亡,你看吧!用不了多久。”

二夫人没有说话,她知道在漠北王跟前说再多连艺的坏话无济于事,漠北王如果听信别人的谗言,他又怎会兼并那么多领土,开疆领域,何况女人在他眼中微乎其微,排在第一位的是领土,第二位是兄弟,他可以为了兄弟舍弃女人,更因为兄弟杀了一个女人。

漠北的男人都冷血的,妻子和孩子随时可以舍弃,他们是沙漠中的一匹狼。了,他们是孤独的,又是无牵无挂的,百余年养成这种性格,漠北没有投降者,他们会杀死妻子和孩子,然后拼尽最后一丝力气。

为了保住忠贞不屈的名声,女人和孩子成了牺牲品,在中原中眼中他们的蛮夷习性无疑,换作中原人绝对做不出这样惨绝人寰之事,漠北这一点恶习得到很多人谩骂,更是遗留至今的诟病。

连艺被叫来的时候,他还专门背着荆棘漠北王笑了笑道:“连艺,你怎么学中原那一套,这叫做负荆请罪吗?”

连艺道:“王,臣该死,臣无意冒犯夫人,不过职责所在。”

漠北王道:“连艺,你起来吧!我不怪你。“

连艺跪在地没起来,漠北王道:“难道要我去扶你吗?”

连艺连忙道:“属下……不敢!”

漠北王道:“好了,我就跟你说句,省得你多心。“

连艺道:“王,您不怪我?”

漠北王道:“这事就过去了,你把人带来,夫人说话就是那样没头没脑。“

连艺道:“属下马上把人带来。”

漠北王道:“不过带给我,把他带到二夫人那里。”

连艺连问都不问,直接去牢房带人,他不去问也不想问,他完成上头交代的任务就是尽职责了。

牢房们打开宣纪被带走了,他嘶喊着:“你们想要做什么?快放开我。”

白铮道:“他们要带你去哪?”

老头道:“还能去哪?肯定要带去处决。”

宣纪挣扎不肯走,那些狱卒强行蒙着他的眼带了出去,白铮嚷嚷道:“咱们得去救他。“

向远山道:“怎么救?你自身都难保了。”

宣纪像个傀儡似的随着他们走,任由他们摆布,他眼前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到,有人摘下他的眼罩,眼前出现一个打扮雍容华贵的妇人宣纪吃了一惊,他心想着:“这是哪里?眼前这个妇人由是谁?“

妇人道:“请坐吧!”

宣纪双腿哆嗦在妇人旁边坐了下来,妇人道:“你叫宣纪吧!”

宣纪点头嗯了一声,妇人继续说道:“你不知道我是谁吧!”

宣纪摇了摇头,妇人道:“我是乐瑶的嫂子,漠北王的二夫人。”

宣纪挪了挪椅子,身子往后倾斜,坐着不自在,眼神望东望西,感觉很不得劲,二夫人道:“你别拘谨,我随便跟你聊几句,你如实回答我就可以,说不定我还会帮你呢?”

宣纪似信非信道:“你帮我?”

二夫人道:“说到底咱们都不希望乐瑶伤心难过。”

宣纪激动地说:“那是当然。”

二夫人循序渐进道:“因此我们也不愿逼着乐瑶,你也知道她性子急,真怕她做出傻事。“

宣纪轻声问道:“那和亲那事?”

二夫人道:“那事目前暂且搁下,不过……”

宣纪道:“不过什么?”

二夫人道:“没什么,你跟我去看一眼。”

宣纪道:“看什么?”

二夫人道:“你跟着我,不要跟丢了。”

二夫人把宣纪领到乐瑶门外,有人在屋里吵吵嚷嚷,紧接着一个穿黄色绸缎的姑娘被抬出来,那身装扮很像乐瑶,宣纪正想呼喊跑上前,二夫人拦着他道:“别过去了,王来了。”

漠北王趴在跟前拉着那黄衣女子手腕道:“乐瑶,我的妹妹,你怎么这么傻,你为啥想不开呢?都怨哥哥不好。”

漠北王大喊一声道:“你们这群奴婢不好好看着公主,倘若公主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们人头落地。”

婢女和奴才叩头道:“王,您饶命啊!”

漠北王道:“派人去叫医疗帮了没有。“

玲玲道:“王,已经派人去通知了。”

苏松平来了之后,漠北王道:“苏松平,你来的正好,你看公主还有救没。“

苏松平吃了一惊他懵里懵懂,他心想着:“这不是锦儿吗?哪里是公主,他们做些什么?“

宣纪脸色铁青,二夫人又不让他上前去,二夫人道:“你都看到了公主为你寻死觅活,下次说不定……“

宣纪道:“好了,别说了。”

二夫人道:“你先让人送你回去吧!如果公主没事我会派人通知你。“

宣纪道:“那多谢了。”

宣纪回到牢房神色慌张的样子,白铮问道:“你怎么了。”

宣纪道:“乐瑶,上吊了。”

老头道:“公主也是刚烈的女子。”

白铮道:“怎么会这样?”

向远山手枕着脑袋道:“天下多少痴男怨女,还不如学我孑然医生,不必为情所困。”

老头吟唱道:“不知情愁,人生滋味。”

向远山不屑地说:“切,那是年轻人还没碰壁。”

白铮道:“那公主怎么样了?”

宣纪摇头晃脑道:“我也不知道,如今生死未卜。”

这不是一群人联合起来演的一场戏,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不过那没关系'只要能偏到宣纪就可以,当然谋划者是二夫人,乐瑶被关押在一个黑屋子里,她在嘶吼者摔打屋里的东西。

漠北王道:“夫人,你这计策不错,那小子信了吗?”

二夫人道:“半信半疑了,如果我们继续实施计划他不信都不能了。”

漠北王道:“只是难为了苏班长。“

苏松平道:“他们着急忙慌来找我,我还以为出了大事。”

漠北王拍着苏松平肩膀道:“这是大事,公主必须得和亲,这样的话漠北跟中原联姻后,更好的休养生息。”

苏松平道:“我听骆奇先生说过,说朝廷派了一部分兵力到了麦子营。”

漠北王道咬牙切齿道:“那个可恶的奴隶主张要征服我们。”

苏松平道:“既然这样,朝廷会答应和亲?“

漠北王很自豪地说:“咱们有骆奇在还有不答应的道理。”

苏松平道:“我很好奇骆奇会怎么做?”

漠北王道:“谁又能知道呢?他向来不跟人透露,等我们知道的时候,他已经谋划好了。“

苏松平道:“可是公主会答应吗?”

漠北王强势回答道:“由不得她。”

漠北王吃了秤砣铁了心,乐瑶非嫁不可,除了死没什么能改变厄运。漠北王担心乐瑶做傻事,黑屋子那些危险物品全部清理出去。

乐瑶手扒着门边喊道:“放我出去。”

漠北王喊道:“除非你答应,否则别想从里面出来。”

乐瑶继续说道:“你死了这条心,我是不会答应的。“

漠北王扯开嗓子吼道:“那我也明确告诉你,你跟那个小子不可能,*为了让你死心我会以绝后患杀了他。”

乐瑶咬着牙道:“你敢动他一根手指头,我跟你断绝关系。”

漠北王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早晚是外人断不断绝无所谓。”

乐瑶道:“我把话放在这了,我宁死不嫁,你死了这条心。”

漠北王对看管的人下了死命令:“你们看管好公主,否则那你们抵命。”

看管人的声音颤抖道:“奴才遵命。”

漠北王拂袖怒道:“你好自为之。”

乐瑶背倚靠在柱子上,整个人都疲惫不堪,说实话连喊叫都没力气了,她替宣纪捏把汗,她大哥说到做到,他会杀了宣纪,她用额头磕碰着柱子,额头都是鲜血,看管的人吓坏了,慌忙把乐瑶拦住,惊慌道:“公主,您饶了奴才们吧!你要有个三长两短,王肯定不会放过我们。”

乐瑶哭喊着说:“我不想活了,我好累。”

看管的人劝道:“”公主好死不如赖活着,你得想开点。“

乐瑶虽是公主从没有任性妄为过,从小到大连蚂蚁都不敢踩死,她当然不愿因为自个连累别人无辜受埋怨,她心里有个声音在喊叫道:“乐瑶,这样子不行,你得跑出去,你不能受他们摆布。”

另个声音又在喊道:“可是又能逃哪去?”

宣纪在牢房里睡卧不安,直到有人通知他公主及时救回的消息,他才松了口气。宣纪用头磕碰牢门自责道:“你说你算什么男人,连心爱的女人都救不了。”

幸好白铮拦着他道:“你这是做什么?”

向远山看不惯没骨气的男人,他道:“白老弟,你松开他,这种没出息的男人活着有什么用,只会自暴自弃玩,有办法把心爱的女人抢回来。”

白铮只得叫苦道:“大哥,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人家够难过的了。”

宣纪抹了抹眼泪道:“他说得对,是我没用,可是对方是漠北王,我怎么是他的对手。”

老头打个哈欠道:“只盼着中原的军队早日打进来,兴许他会解救我们。”

向远山道:“与其把希望寄托在别身上,不如自个付出行动。”

白铮道:“你有主意?”

向远山拍着胸脯道:“怎么说我也是老江湖。”

当下向远山跟他们透露了计划,白铮觉得计划是不错,不过有点冒险,如果不成功,他们会血溅当场,他犹犹豫豫的。

向远山不耐烦道:“这点风险算什么,我给你打包票,成功率很高,不过你们得配合我。“

白铮咬了咬勉为其难地道:“那就按你的方法来。”

向远山得意洋洋道:“白老弟,你准备好酒钱请老子喝酒吧!”

白铮忍不住说了句:“出不出得去还两说呢?你现在说这话未免过早些。”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