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磨铁中文网 > 武侠 > 天录神剑 > 第六十四章 夜聆秘密

天录神剑 第六十四章 夜聆秘密

作者:曾咏大少爷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19-10-13 09:28:12 来源:起点中文网

第六十四章夜聆秘密

莫凌雪迈开步伐往西门大街走去。西门大街两边是鳞次栉比的房屋,街上铺着的大青石因日头的暴晒变得极为滚烫。他只觉双腿闷在鞋子里极为烫肉,抬头一望,不远处有家酒馆。

莫凌雪摸了摸怀里,还剩下一点银子,是之前祝瑶给他的。他走入酒馆,登时感觉周围凉快许多。找了处靠窗的座位,叫道:“来一壶茶。”到酒馆喝茶的只怕独他一个。

酒馆也有茶,只是来的人都是喝酒的。莫凌雪用剩下的银两点了两壶茶、一盘炒豆、一盘猪肉炒姜丝、一道红烧鱼。他饱饱吃了一顿后,寻思:“祝瑾赶我出来,是她对我不住。我瞧姑姑虽然死了九成九,但毕竟还没十足。她体中魂魄似乎回来了,却怎么醒不过来了?”

倒了一杯茶喝了,又想:“徐荣当时作法烧掉黑木棺材,说不得其中有一个大阴谋……唉!邱承重不认识徐荣这个名字,多半还是个假名。对了!徐荣与霍连城见面时故意把声音压得十分沙哑……与邱承重见面时也是如此,按理说他们是师兄弟,为何要故意压低声音?难道……难道他们师兄弟一直不以真面目示人?这可就奇怪了。”

窗外“咔嚓”一声,雷霆作响。他往窗外望去,天空中铅云翻转,黑压压一片。大风刮得街上店铺旗帜乱翻乱卷,吹得他的头发不断飘扬。

莫凌雪心道:“山雨欲来风满楼,风这么大,晚点必有一场倾盆大雨。”灵机一动,立起身来,眼光注视着街上,只见人群来往匆忙,店铺早早关了不少。

寻思:“晚点必定会有狂风暴雨,商人早早收摊走人。祝家多半不会给姑姑守一夜的灵,多半……多半表妹是不会的。我倒不如等到晚上,悄悄潜入祝家查看究竟!”

他既已决定夜探祝家,也不忙离开花城。吃饱喝足之后绕到三里外的一片金黄色稻田,往田野边一躺,闭目睡觉。渐入深夜,晚风吹散了余炎。他躺到稻田中睡觉倒觉十分阴凉,闭了一会眼便熟熟睡去。

睡梦之中忽想起纸帛上关于《狍鸮神功》的行气口诀,梦中所见行气之法奇妙,不由自主运起真气走动起来。真气走过两个周天后,补满精神,清醒过来。他双眼睁开,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狂风如浪,吹得金色稻田哗哗作响。

莫凌雪跳起身来,心想:“天已经黑了,祝家的人哭了一天,晚上可没有力气再哭了吧?”握了握腰间锟铻刀,辨别祝家方向快步行去。他真气雄浑,行走如风,到祝家时不过小半个时辰。

抬头见祝家中亮了几盏灯火,想来婢女仆人都睡了大半。他绕到一株公孙树旁,纵身上树,望得下边是一个小院子,飞身下了院子,寻思:“我从左边绕过来,应该往右边走。”

天空上划过两道银电,“哗”的一声响,黄豆大的雨点泼了下雨,轰隆隆一阵响,这场雨下得好急。他躺在屋檐下,听着风快雨疾之声,寻思:“这时多半没人守灵了吧?”

他绕着回廊往中堂缓行,前边有一间屋子仍点着灯。莫凌雪寻思:“这时还有谁未曾入睡?”取出铁面具戴到脸上,悄悄行动。摸到屋子之前,只听里边有人发出一声幽幽的叹息。

若非莫凌雪此时真气雄浑精纯,也决计听不到这声低语。心中一动,透过窗缝往里瞧去。只见里中灯火晃红,中间摆了一张桌子、一张椅子。有个白衣女子在桌子上铺开宣纸,举笔缓动,也不知道在写什么。

莫凌雪见到那女子一张粉嫩的鹅蛋脸,认出是祝家三姊妹中的祝琪。心想:“祝琪妹子年龄尚小,她妈妈离去了自然哀伤。”转身想要离开。

“莫凌雪……”窗里面传来一声低喊。莫凌雪一呆,暗道:“怎么我被发现了?”张口欲言,忽听祝琪又低声道:“莫凌雪……”声音尤如呓语。莫凌雪心想:“原来没有发现我,可她叫我名字作什么?我与这位表妹似乎也不怎么熟悉。”

悄立窗外,沉思良久。忽听祝琪低声吟道:“爱悠悠,恨悠悠。黑夜风吹雨不休,茫茫长夜幽。”

莫凌雪听了这上半阙,身子不禁震了一震,心想:“这诗里饱含无限的相思之意,这位妹子在想谁?”忽然想起她刚才幽幽念了自己的名字,心中忽然冒出一个想法:“不是在想我吧?”转而又摇了摇头,心想:“秋英说我曾经偷看她沐浴,她理应恨我恨得很了,怎么会想我。”他听得这两句词似乎是词牌《长相思》,心想:“不知她下半阙写了什么。”

忽听祝琪幽幽地叹了口气,低声道:“莫凌雪……凌雪……”声音之中竟充满了刻骨相思之情。

莫凌雪胸口怦怦直跳,自思:“难道真是想我?这可真是奇了个大怪。”又想:“这儿是她的闺房,那么中堂就在前边了。”屏息低腰,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他走到中堂,忽然一呆。只见堂中除了仍点着白蜡烛外,竟见不着棺材了。别说无人守灵,便连一张椅子也没有。

莫凌雪暗道:“怎么把棺木移动了?这可移到哪里了?”听得一阵“咚咚”之声,抬头一望。原来头顶破了个小洞,雨水渗了进来。心想:“原来漏水了,无怪要把棺材移动。可这当口又会把棺材移到哪儿?啊呀!对了,今夜总有守灵,我找找哪间屋子亮着灯,一间间找过去不便行得?”

翻身上了楼顶,冒着大雨向四周瞧去。左厢房亮了三间,右厢房亮了四间。莫凌雪心道:“祝琪那间去过了,我从右厢房开始寻起。”贴着屋檐往右快步疾行。

下到第一间,倾耳一听,却听见婢女家丁嘻笑之声。他脸上微微一红,心想:“敢在这嘻闹,自然灵堂不设这儿,多半远着呢。”往下一间寻去。

到了第二间屋子,见里边灯光黯淡,也无声息。他心中一动,侧耳细听,隐约听到一个心跳声,心想:“只有一个人,难道是守灵之人?”沾了沾唾液,轻轻捅破窗户纸,往里瞧去。

这是一间窄小的书房,似是刚搬出来的。一张窄小的红木床,床前点了一盏油灯,灯油燃得差不多,灯光极为黯淡。床上躺了一个四五十岁的男子,翻来覆去,似乎无法入睡。

莫凌雪心想:“原来姑丈也还没睡下。”见祝贺坐了起来,眼光茫然,起身在房间踱步。

莫凌雪心中叹道:“他妻子刚刚……自然睡不着了……”本想转身离开,忽见祝贺走到墙角取出一把鲨皮鞘淡银柄的长剑,在灯光下细细端详。

莫凌雪心中微微一动,隐约觉得这把剑似乎曾经看过。忽想:“这剑是从黑木棺材中拿来的,当时匆匆烧了黑木棺材,我把这柄剑丢到一边,原来被祝贺拿到书房来了。”

听得祝贺低声喃喃:“玄木剑……玄木剑……你在就好啦!”

莫凌雪眉毛一皱:“他怎么知道这叫玄木剑?”忽然听到屋檐上有衣襟带风之声,似乎有人冒雨过来。莫凌雪吃了一惊,心想:“又有什么人过来?”藏身于黑暗之中。

豁喇一声,有人斜刺里推开窗户闯进书房。那人来得极快,转眼便到了祝贺身前。莫凌雪心中大叫不好,暗道:“难道有人欲不利于姑丈!”伸手摸住锟铻刀的刀柄,准备那人一有动作自己便破门而进。

却听祝贺恭恭敬敬地道:“恭迎师兄。”作了一揖。似乎早料到那人会来到。

只听那人操着嘶哑的声音道:“你还不曾入门,叫我师兄是不是早了些?”

莫凌雪心中一突,心中升起一股极其不妙的感觉,心想:“师兄?入门?入的什么门?”隐约觉得这个入门只怕与飘渺采天宗有着极大的关系。

只听祝贺低声道:“大师兄……他不是答应我了吗?只要我能找回玄木剑便向宗里推荐让我入门?”

那人嘿嘿一笑:“这么说你找到玄木剑了?”随即“咦”了一声,声音充满了喜悦之情,道:“原来你真的找到了!很好,很好!这把剑没有给‘颠狂仙’徐荣夺去就好。”

莫凌雪听得云里雾里,心想:“大师兄?难道是飘渺采天宗的大师兄?可是……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姑丈与飘渺采天宗有关系?为什么听这语气竟在抵防徐荣?”

祝贺道:“当日他们毁去玄木棺,所幸……所幸玄木剑并非被毁。六师兄……我能叫你六师兄了吧?”

那人道:“很好,祝贺,你以后便是我的七师弟了。你为了加入飘渺采天宗竟可甘心情愿把自己老婆送出去,师兄很喜欢。”语气中却无半点欢喜之情。

莫凌雪心中怦怦直跳:“怎么回事?难道……难道姑姑这样是……是姑丈……难道这个阵法与姑丈有关系……”

只听祝贺道:“能入神宗,即便把祝家毁了又能怎么样?我那三个女儿一齐掐死了也没干系。六师兄,你……大师兄什么时候教我长生不死之术?”语气淡淡,说到掐死三个女儿没有一点波动,仿佛在诉说一件极其平常的事,说到长生不死之术语气微微颤抖,显得激动异常。

莫凌雪听到这儿,心头狂跳,心中想的都是:这还是我的姑丈吗?

那人淡淡一笑:“待你见到大师兄再说。想要长生不死,这玄木剑是重中之重。玄木棺可以没了,这把剑万万不能失去。”忽然之间,侧过身来,尖声厉喝:“哪个杂碎在偷听?”声音甫毕,人如闪电,扑簌一声已飞身出门,手心寒芒一闪,一把弯刀朝莫凌雪劈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