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铁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丹朱 > 第五十四章 狐态

第五十四章 狐态(1 / 1)

推荐阅读:

谢丹朱把这一切都瞧在眼里,北宫黝太强大了,眨眼的功夫就解决掉了两个天魂境的强敌,当即站起身向北宫黝施礼道:“恭喜北宫府主铲除内奸和外敌。”

北宫黝显然也灵力消耗巨大,正坐下调息养神,见中了心魔宗厉毒牙迷魂术的谢丹朱清醒过来了,奇道:“你没有昏迷?”一个修为仅第四层力魄境的少年怎么可能为被迷魂术所困?

谢丹朱道:“晕了一阵,很快就醒来了。”

北宫黝点头道:“看来谢小哥是天赋异秉,谢小哥赠赤鸾胶之德,北宫黝没齿不忘。”目光炯炯,意示询问。

谢丹朱便将去年遇到虞依晨和藤青狼激战同归于尽的事一一说来,他依然没有说荆楚是他用七虻针杀死的,只说荆楚想掘虞依晨之墓时突然发狂掉落山崖而死,然后是昨夜在潜渊集遇到北宫紫烟,一同来坐隐山时被六翼鸟人追杀——

谢丹朱叙述时,北宫黝默默听着,直到谢丹朱说完,北宫黝才深沉一叹:“依晨,是我害了你啊,我以前那样对你,你却还愿意万里赶回来救我——”

谢丹朱不清楚北宫黝与前妻虞依晨之间有什么样的往事,也就默不作声。

北宫黝道:“还请谢小哥指明依晨的葬身之地,我要将她的遗骨迁来坐隐山。”

谢丹朱道:“晚辈来虎跃州,就是为这事而来,现在总算不负虞前辈所托,过两日晚辈便要回七霞山,顺便领北宫前辈去看虞前辈之墓吧。”

北宫黝说了声:“多谢。”看看还蜷缩昏睡的北宫紫烟,唤道:“烟儿。”也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北宫紫烟就醒来了,急忙问道:“爹爹,荆中天呢?”

北宫黝道:“幸好得烟儿提醒,不然爹爹这次差点被二贼所害,那个心魔宗的家伙和荆中天都已被我斩杀,当然,这更要谢谢谢小哥——”

北宫黝说到谢谢时,也是语气滞涩,看来谢丹朱不适合做好事,被人谢谢比较别扭。

北宫紫烟打量石室,什么都没留下,荆中天和那个青苹先生就这么消失了,问:“爹爹是否已经凝成魂丹?”

北宫黝道:“融入赤鸾胶后还应潜心静修三年才能稳固住初凝的魂丹,但刚才被迫全力一击,对魂丹影响不小,恐怕在十年才能成功了,不过这已经是极大的惊喜,本来不是神魂涣散就是死于荆中天之手。”

想起继母荆氏和荆中天之子荆一鸿,北宫紫烟问:“那爹爹该怎么处置那些人?”

这是鱼渊府的私事,谢丹朱不便旁听,道:“北宫府主、北宫小姐,我到洞府外等候吧。”

谢丹朱走上数百级螺旋石梯,那八个鱼渊府弟子对下面石室发生的事一无所知,大约过了小半个时辰,北宫黝和北宫紫烟父女上来了,北宫黝要回鱼渊府清理荆中天党羽,荆中天骑来的四级灵禽火烈鸟被北宫黝收服,北宫黝带着谢丹朱和北宫紫烟一起乘火烈鸟回虎跃州州,经过昨夜六翼鸟人追杀之处,北宫紫烟指点给北宫黝看——

四级灵禽火烈鸟的飞行速度比谢丹朱的上品灵器黑木鸦还略胜一筹,一个时辰不到,虎跃州城在望,谢丹朱道:“北宫府主,晚辈先回越府。”

北宫黝道:“也好,请谢小哥等我三日,到时必有重谢。”

谢丹朱道:“晚辈远来虎跃州,只是不想负人所托,并未想到酬谢。”说这话时,看了北宫紫烟一眼,心道:“虞依晨生怕我负她所托,把她女儿北宫紫烟都许配给我了,这事我都不提,还要什么重谢。”

谢丹朱乘黑木鸦回到越府,越向达、越向志兄弟迎了出来,越氏兄弟现在对谢丹朱的态度是既亲近又带有敬意,昨日潜渊集老宗主范两峰亲自驾飞鲨车来迎接谢丹朱之事已经轰动全城,金剑门门主秦无双连夜召见越向达和越向志,询问谢丹朱来历,但只知道谢丹朱是七霞山的外门弟子,家庭也没有任何高深背景,谢丹朱以前也从没来过虎跃州,何以六御婆婆就要见他呢?

询问不出结果,秦无双只命越氏兄弟要好生结纳谢丹朱,谢丹朱本来就对越氏有恩,现在更得秦门主嘱咐,自然对谢丹朱更为礼敬和重视。

谢丹朱正与越氏兄弟在厅中叙谈时,忽觉衣襟被扯动了一下,回头一看,婴儿肥的粉嫩小脸,点漆一般的双眸,雪白的小裙子一尘不染——

“蓝儿。”谢丹朱一把将小狐蓝儿抱置在膝上,在她小脸蛋上亲了一下,问:“哥哥不在,你乖不乖?”

小狐蓝儿点头,表示她很乖。

脚步声细碎,越子倾和两个侍女赶来了,见蓝儿坐在谢丹朱腿上,越子倾松了口气,笑道:“原来是谢师兄回来了,我都不知道,蓝儿不知怎么就知道了,一个人就先跑来了。”

越向志呵呵笑道:“这是兄妹连心啊。”

谢丹朱向越氏兄弟说了一声,抱着小狐蓝儿回他住的那个小院,越子倾跟过来说道:“谢师兄,抱歉,我没照顾好蓝儿。”

谢丹朱道:“怎么了,蓝儿好好的呀。”

越子倾道:“我担心蓝儿这么个小孩子夜里怎么能在那么大一个院子里独自呆着,就来陪她,我也没有和她一起睡,我是睡在外边房间,可是好几次看她,她都是坐在床上不肯睡,哄她也不睡。”

谢丹朱见越子倾都有浅浅的黑眼圈,心知越子倾也肯定被折腾得一夜没睡,有点想笑,忍住笑意道:“蓝儿别的都很乖,就是睡觉不怎么乖,让越二小姐操心了。”

越子倾摸了一下蓝儿的鬓发,说道:“蓝儿是很乖,我就是担心她没睡好会身子不舒服。”

谢丹朱道:“还好还好,越二小姐辛苦了,请回去休息一下吧。”

越子倾道:“我还要去看北宫紫烟回来了没有,谢师兄不是要见她吗?”

谢丹朱不便说昨夜之事,只好道:“不急不急,越二小姐不必再去找了。”

回到小院,谢丹朱取出在潜渊集买的水晶橙、双色海棠果和琉璃蜜桃,笑道:“蓝儿,看,哥哥给你买了什么好吃的。”

小狐蓝儿一见这以前没吃过的灵果,乌溜溜的眼睛更亮了,凑近果篮,用鼻子嗅那果香味,鼻翼可爱地翕动,虽是小女孩的样子却有一些狐态了。

当日夜间,金剑门主秦无双亲自来越府拜访谢丹朱,旁敲侧击,问谢丹朱与六御婆婆的关系,谢丹朱自然是无可奉告,这也是实情。

三日后的黄昏,谢丹朱正在院子里修炼七星拳,小狐蓝儿在一边看,不时拍拍小手,给丹朱哥哥鼓劲。

谢丹朱正练着,见小狐蓝儿不鼓掌了,小手朝门边指指,谢丹朱回头一看,却见院门前立着两个美女,默不作声看他练拳,左边那个清丽娇怯,是越子倾,右边那个身量高挑一些的美女眉目如画,艳色逼人,正是北宫紫烟,谢丹朱前次见到北宫紫烟是在夜里,后来在坐隐山虽然天亮了,但那时北宫紫烟有些披头散发,丽色未彰显,北宫紫烟今天来显然是刻意修饰过的,美色眩目,谢丹朱都有点不认识了。

最新小说: 主神崛起重生之我为书狂重生之我是BOSS重生之围棋梦重生之抠脚大汉变男神重生西游之万界妖尊重卡战车在末世至尊仙朝至尊兵王至强兵锋